dada

虽然陪浅浅时间很少,但她还是第一个会叫我了。

大概是因为基本上每次抱她,都会教她说“dada”。这词发音也很简单。

好像是礼拜四,西西就说浅浅在车上说了“dadadadada”一长串。今天是很明显了,好几次听到她这样说。虽然可能大多是无意识的,而且并不是叫我,但至少她会去发这个音了。

接下来就要慢慢让她把这个发音再跟我这个人来对上号。

这几天西西也开始抱浅浅,不过那个姿势浅浅肯定不舒服。浅浅开始要玩西西的玩具,看到西西玩,就想去拿过来。虽然还是会相互吃醋,但也是很好的互动吧。

生日

昨天是西西生日。我下午休息,先是装好了秋千,放在楼上平台上,然后去接她。

回家路上去取了蛋糕,又买了一盒小饼干,让她在客人走的时候分给客人,就像 The big red lollipop 里那样。

回家以后就带她去邀请寒寒。寒寒前两天过生日,也来叫了西西。小宇还有点小,也在感冒,就没一起来。

西西跟寒寒先在楼下玩,后来又去楼上看秋千。西西很喜欢,荡得特别开心。

舅舅到得有点晚,西西有点等不及。所以舅舅一到就点蜡烛,唱生日歌,许愿,吹蜡烛,一会儿就完成了。不过她不要吃蛋糕,寒寒也不要吃。两个人吃饭倒是很乖。

吃饭的时候寒寒说长大要跟西西结婚,西西也附和。我说那小宇怎么办,他想也没想就说小宇可以跟浅浅结婚。

吃完饭他们两个又稍微玩了一会儿,然后我就送寒寒回家了。

他们玩的时候,有几件事让我印象很深。

一是寒寒还是比较会自己玩的,还算有耐心,不管玩乐高还是积木,都会想着搭个东西。西西基本上都是瞎闹。

二是寒寒会说日本、美国不好之类的,不知道谁灌输给他的这种思想。但是他学英语应该是个外教,我问他老师是不是美国人,他想了想说老师在中国就是中国人。

三是寒寒多少会几句英语,有时候说到他熟悉的,还是可以简单的形成一些对话。西西也可以稍微参与一点,不过他说的英语,西西还是基本听不懂。

昨天晚上跟西西说好,早上要开始学单词了。今天早上让她学,她还是比较配合,也学得比较认真。可惜我晚上又加班,没能回来给她复习。

嗓子哑了

西西今天嗓子哑了,感冒。

昨天早上就比较严重了,没去上学。今天早上洋洋来玩,声音稍微有点不对。晚上我回家,她讲话声音已经完全不对了。

还好浅浅感冒都好了。这几天一下子冷下来,她穿得多了,我更对她有陌生的感觉。值班加上自己感冒,这个礼拜都没跟她睡。

浅浅再见的动作越来越熟练了,身体也灵活多了,就是还不会爬。接下来天气越来越冷,要练习爬也是越来越难了。

三天

礼拜一到礼拜三,三个晚上我回家西西都睡了。

今天到家大概八点半,买了她喜欢的面。她一边吃面,一边跟我聊了几句。突然发现她成熟了很多,从她说话的复杂程度和思维能力都能看出来。

早上的时候,浅浅醒得早,小小要上厕所就把她抱到我房间(因为晚上回来晚加上感冒,这几天我都睡客房)。感觉她也成熟了很多,从眼神坐姿都能感觉到。这几天每天早上我还都有时间抱抱她,但之前都没意识到。

小孩子,变化真是很快。

挥手再见

最近每天早上爷爷送西西上学和我去上班的时候,都会跟浅浅说再见。会教她挥挥手。

这两天她也有点会了。有时候说再见会有挥手的意识,但还不是太会挥。

浅浅的感冒好多了,但是家里其他人开始感冒了。我喉咙痛了一天,西西今天晚上也流鼻涕了。

这次看来是都要感冒一次了,希望不要交叉感染。

乐高飞机

昨天晚上跟西西一起看了《Frozen》,她虽然很困,但还是坚持看完了。剧情大概看懂一半,看得出挺喜欢的。

可能是看电影之前我的循循善诱,也可能是电影里姐妹情深,也可能晚上睡得好,早上醒来她很开心。

浅浅早上状态也好了很多,流鼻涕,但没有发烧了。

我先陪西西玩沙,后来打扫卫生,她就帮着拖地。中间她不小心把洗拖把的桶的出水口塞碰掉了,水流了一地。因为有拖把,我很快拖干了。但是她还说不要告诉奶奶,哈哈哈哈。

后来她看一下手机,我擦了电风扇,做了一些其他杂事。

中午浅浅睡不好,西西不肯睡,弄到差不多2点钟,让她们在楼下垫子里玩。今天西西懂事了很多,知道让着妹妹,也不会弄得她难受。不小心吓到她了,还会说对不起。跟昨天完全不一样。

早上浅浅很喜欢吸橘子里的汁水,下午弄给她喝,又不要。

今天是我值班,我说了一句,西西马上接着说我值班她也要跟我睡。陪了她几天,是更喜欢我了。还好今天值班不用去单位,可以陪她睡。

晚上送她去乐高课,到得早,她跟一起上课的小朋友玩。我坐着旁边用乐高搭了个飞机,几个小朋友抢着要,我给了西西,把她开心的。后来跟她说,上完课了大家一起玩。她不肯拿进教室,要我保管,估计怕拿到教室里会被别人抢走。

不过今天还是有两件事没完成,一是这个礼拜的回家作业还没做,只能等乐高课结束回家做了;还有就是没有练习跳舞,以后还是想起来要练,就要快速行动,等着等着就没时间了。

感冒

今天浅浅感冒了。鼻涕流得很厉害,晚上还有一点点发烧。

小小下午去湖州考试,面对生病的浅浅,我非常手足无措。

浅浅感冒么我们大人都很关心她,西西就更吃醋,也闹。两个小孩,这个真是难。

早上带西西去生态广场玩,她骑自行车。玩得还算开心,但是生态广场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,也就随处走走看看。

下午她跟奶奶做了树叶画,还挺开心的。晚上看我弹吉他,她也凑热闹,自己抱着尤克里里弹了很久,唱得都是自己编的歌。

Daddy

今天早上抱着浅浅跟西西玩,大舅拿东西过来。西西就跟舅公说,浅浅昨天晚上叫爸爸了,不过是用英语叫的。她想直接说“daddy”但又怕舅公听不懂。看她解释得有点吃力的样子,真可爱。

昨天也是意外。我吃好晚饭抱着浅浅在厨房玩,他们都还没吃好。浅浅会一点点用嘴巴发出声音,突然就发出了很清晰的daddy。虽然是完全无意识的。

其实我平时也很少在浅浅面前说daddy,因为这个因还是有点难,我都是跟她说dada,有时候西西都会学着这样叫我。

这两天工作不太忙,晚上都有时间陪西西玩,她还是很开心的。就是不知道为什么,她好像跟敏感了,稍微一点点事情就要哭。可能还是安全感不足吧。

过家家

今天晚上小小身体不舒服,吃过晚饭就上楼休息了。我就一个人带西西和浅浅。

我把浅浅放在泡沫垫上玩,西西就开始玩过家家。我当爸爸,她当妈妈,浅浅是宝宝,浅浅还有好朋友一个小松鼠和一个小兔子。

她说今天是浅浅的生日,送了浅浅一个摇起来会响的东西当礼物,然后开始准备蛋糕。蛋糕弄好了邀请浅浅的朋友一起来吃。

全程基本上西西一个人演,我稍微配合一下,也稍微让浅浅配合一下。西西玩得很开心,浅浅也还好,虽然不懂,但也坐了很久,玩玩手上的小东西。

后来我跟西西玩 Zoo Logic 里面的棋子,我用一张纸隔着,上面放个棋子下面放一个拿着动。西西一下子就知道是下面有一个在动,还学我一起玩。看来对磁铁她还是比较熟悉。

玩了一会儿棋子,她又玩 Zoo Logic 数独,不过今天试了好几次才放对。之前我还觉得3X3的太简单,想给她买4X4的,看来还是简单的多玩玩,等到很熟练了再提升难度。

对了,之前我跟浅浅在垫子上玩的时候,西西在玩七巧板。有的形状她拼不出来,我跟她说了后面一页有答案。有一个她拼出来了拿过来给我看,我表演她,然后她主动承认这个自己拼不来,看了答案才会的。

小孩子现在还很诚实,不会说谎。比如昨天说好今天如果我不加班就跟我睡,我真的没加班,她虽然不愿意,但还是跟我睡了。

季节的变换

晚上西西洗完澡,给她吹头发。现在要把吹风机放到离她头很近,还特意让热风吹到她。

好像就是不久前,给她吹头发,还是吹风机离的远远的,也怕热风吹到她。

这就是季节的变换吧,两三个星期,一下子就冷下来了。

以前也不用吹特别干,差不多就行了。现在这样的天气,就要吹得很干,她到后来都有点不耐烦了。